日共合纵连横 日右翼大规模启动反共舆论战_8.国际共运信息_蓝星新时代网
繁體中文
当前位置:首页 > 新时代-社会与哲学资料集 > 8.国际共运信息 > 详细内容
日共合纵连横 日右翼大规模启动反共舆论战
发布时间:2016/5/26  阅读次数:2208  字体大小: 【】 【】【

日共合纵连横 日右翼大规模启动反共舆论战

                                                                     2016-05-25  来源:环球时报     作者:刘华 卢昊
  
  

         日本《河北新报》23日称,随着今年夏季的日本参院选举临近,为对抗自民党独大专制势头,在野党加强联合行动,其中势力日益增强的日本共产党在“合纵连横”中尤其活跃,这引发自民党高度警觉。自民党甚至公开宣称日共为“破坏势力”,开展“反共活动”。日本《朝日新闻》称,围绕参院选举,执政党和在野党集团的斗争正走向白热化。基于危机感,自民党正针对在野党发动更高强度的舆论战和心理战。

  《河北新报》称,宫城县是在野党在参院选举中反击自民党的重要据点之一。日共通过去年统一地方选举,在该县议会中增加了8个议席,这让自民党“相当厌恶”。自民党人士频频直接指责共产党为“破坏势力”。自民党出身的县议员,曾担任宫城县议会议长的相泽光哉近期称,参院选举“是首次以日共为竞争对象的选举”。

  《朝日新闻》称,目前看,自民党在夏季参院选举中仍将保持较大优势,但在野党正竭力阻止执政党“一统天下”。 由于坚定批判自民党修宪及其安全政策,日共的社会影响力不断增强,具有相当群众基础,因而成为不可忽视的力量。目前日共已确定与民进、社民等在野党联手行动,并在各地举行反修宪和反扩军的民众集会,试图“乘胜追击”,对自民党形成压力。在此情况下,自民党也调整策略,将批判目标瞄准日共,称“与共产党的战斗就是保卫日本的战斗”。《河北新报》称,自民党正在宫城等县加强“反共宣传”,启动舆论战、心理战手段,“全力与在野党破坏势力进行对抗”,这将使执政党与在野党间的矛盾进一步激化。

  延伸阅读:

  牵制日本右转的唯一力量:日共的逆势跃进

  作者:张志海 房嬛

  目录:

  一、宣布与自民党全面对决,建立主权独立国家

  二、密切关注世界格局变化,阐明对当前国际问题的看法

  三、继续加大民生关注力度,促进收入分配公平化

  四、积极调整选举策略,努力实现选举目标

  五、几点看法

  内容提要:在2013年的日本参议院选举中,日本共产党取得了历史性跃进。为“大力发展跃进态势”,“阻止安倍政府失控”,“加强与自民党的正面对决”,针对安倍政府加速右转并企图使日本走向军事大国的疯狂行动,日共在二十六大上通过了誓与安倍政府“对决到底”的大会决议。同时,决议明确提出在反对提高消费税、反对重启核电、反对修宪、反对关化侵略战争、反对“两个异常”等斗争中,要敢于亮剑、直击要害。决议还就下一步地方和全国选举活动的组织与开展、选举策略的实施等进行了安排和部署。

  2014年1月15日一18日,日本共产党建党92年以来的第26次全国代表大会在静冈县热海市伊豆学习会馆举行。日共委员长志位和夫在会上提出了阐述党的最新方针、政策和纲领的《日本共产党第26次代表大会决议》(以下简称“《决议》”),交由大会讨论通过。《决议》指出,近年来,由于日本经济低迷、贫富两极分化显著,日共的影响力开始上升,党势发展趋于向好。安倍晋三上台后提出的“摆脱战后体制”、“制定新安保法案”,并企图走向军事大国的所作所为,使日本的政治风向加速右转,其否定侵略历史、刻意展现军威、三呼“天皇陛下万岁”、身着迷彩服登上坦克等行为,可以说是不择手段、不计后果地铁心挑战日本“和平国家”形象,最终实现修改“和平宪法”、重新武装日本,使日本成为能到海外进行战争的国家①。此举不仅激怒了国际社会,也引起日本普通国民的愤既。《决议》指出,当下的安倍政府己不能代表日本人民,作为一个全心全意为普通日本国民服务的政党,日共要与安倍右倾政府划清界线,并做好与其正面对决的准备。

  一、宣布与自民党全面对决,建立主权独立国家

  《决议》指出,在2013年6月23日第二任安倍政府成立以来举行的第一次大型地方选举即东京都议员选举中,日共获得了东京市民很高的支持率,获17席,从而超越日本民主党,跃升为东京都第三大政党,而原先的第一大党民主党则沦为第四大政党。日共借助在东京都议员选举中所获议席数翻倍的良好势头,在同年7月21日举行的第23届国会参议院选举中,又分别在东京、京都、大阪三个选区获胜。这是日共近12年来首次在参议院选举中斩获选区议席,共获得八个议席,创下自2001年采用现行比例代表投票方式以来的最高记录。在此次参议院选举中,日共共获得515万票,平均得票率达9. 7%(得票率达10%以上的地区有京都、高知、长野、东京、大阪、琦玉、北海道、滋贺、和歌山、神奈川),比2010年参议院选举所获得的356万票净增159万票,比2012年众议院选举所获得的369万票净增146万票。②

  此次日共实现大跃进、气势高涨,震惊了日本社会。那么,日共取得如此成绩究竟原因何在?对此《决议》将其归结为:日共的选举纲领切合民意、两党制构想与实践失势、“第三极势力”低迷、依附于美国以及大企业和大公司专制统治的“两个异常”出现危机、日共不屈不挠地坚持为穷人利益代言从而获得民众的支持等。

  在代表选民意见方面,《决议》指出,日共提出的反对提高消费税、反对重启核电、反对修宪、反对美化侵略战争以及不能一味听从美国、应当放弃参加“跨太平洋战略经济伙伴关系协定”( TPP)贸易谈判等选举政纲,切中了不满政治右倾保守化的左派选民的诉求,也关注到了经济、就业以及其他社会事务等存在的严峻问题,引起了选民的共鸣。《决议》还指出,日共取得的成绩也与日共代表和委员们长期深入基层、到劳动者中间去,认真倾听他们的声音,了解他们的诉求与呼声密不可分。《决议》也指出,日共的跃进与日本“两党制”构想与实践的暂时失势密切相关。2009年日本民主党上台时备受期待,但其三年零三个月的执政却令国民大失所望,自执政那一天起就隐藏着执政根基不牢、能力不强、经验不足等固有缺陷,尔后又犯了对政权交替的复杂性、艰巨性和斗争性等认识不足的致命错误,致使其未能构建起两大政党体制中的另一极,失去了与自民党相抗衡的能力,也未能实现其对选民的承诺,最终失去政权及选民的支持。③

  在牵制日本政治继续向右转方面《决议》指出,由于日本维新会党首桥下彻发表有关“慰安妇”的错误言论,致使该党形象遭到重创,也波及到了以其为代表的日本“第三极政治势力”的选情。一些小党为谋求执政而调整政策、改变纲领,整体右转。对此,以往支持保守政党的部分选民深感忧虑和不安,担心这股强大的右转逆风会把日本政治推向失控的境地,经过深思熟虑、冷静思考,他们选择了共产党。他们认识到共产党才是当下牵制日本政治继续右转的唯一力量。这说明共产党在选民中的威望正在不断提高,也说明选民需要这个党,期望它能继续担当起革新日本政党政治的使命。

  在“两个异常”的态度方面,《决议》指出,依附于美国以及日本大企业和大公司专制统治这“两个异常”出现危机并己陷入困境。日本政府是大企业、财界的利益代表,实行企业利益优先政策,而大企业则通过政府的利润第一为中心的生产和开发政策,采取延长劳动时间、加大劳动强度等多种方式剥削、榨取工人阶级,致使日本社会贫困化问题出现进而扩大,内需和家庭收支不断萎缩,终使日本成为“停止增长的国家”。而政府一味对美国惟命是从,不但无法切实维护当地民众的切实利益,而且驻日美军不断制造侵害和蔑视冲绳人民权益的事件,致使当地人的反抗运动日趋激烈。从选举结果来看,日共坚决解决“两个异常”的态度并将其付诸实践的行动,赢得了选民的心,从而正在开始被选民接受。④

  在坚持维护“和平生存权”方面《决议》指出,持续60余年的自民党政权己陷入自身矛盾之中,而安倍首相在赢得众参两院选举后,在右倾历史观下疯狂奔行,似乎又出现了为所欲为的“全能”错觉,不断挑战国际秩序,不断挑战公平正义,不断突破道德良知底线,对日本民众的“和平生存权”构成了严重威胁。对此《决议》指出,日共作为一个坚定维护日本普通劳动者利益的政党,必须纠正甚或改变安倍政府的这种为所欲为、“全能全觉”以及正在滑向危险方向的错误行为。这要求日共有必要对其继续进行坚决的批判和不懈的斗争。⑤

  二、密切关注世界格局变化,阐明对当前国际问题的看法

  

  就美国的霸权地位《决议》指出,当今世界各种力量出现分化与组合,多极化趋势日益明显,其结果将会有效地抵消大国进行权力制衡和争夺霸权的传统安全威胁。作为当之无愧的大国,美国政府为一己之私利,无视联合国权威,不仅在反恐中实行双重标准,而且利用无人机任意侵犯他国领空,杀害无辜平民。据2013年9月联合国发布的报告,美国先后对阿富汗、巴基斯坦、也门等国实施了无人机轰炸。2014年以来,美国无人机在巴基斯坦境内实施了330次轰炸,造成2200多人死亡,其中有600多名平民被害。美国这种粗暴侵犯他国主权、肆意践踏他国人权的行为,成为国际上一个不稳定的因素。事实也表明,二战后70年来美国的世界霸权地位正在面临挑战。由于美国经济实力衰退,缺乏足够资本落实其宏大抱负,奥巴马第二任期的外交策略呈现出收缩、平衡、再扩展的主线。从伊拉克、阿富汗撤军,在北约轰炸利比亚问题上放弃军事指挥权以及就销毁叙利亚化学武器和伊朗核问题谈判等事项与俄罗斯进行合作等,说明各方反美力量足以制衡美国,美国的霸权地位开始动摇。⑥

  就国际社会的发展,《决议》指出,东南亚国家联盟作为东南亚地区以经济合作为基础的政治、经济、安全一体化区域合作组织,借助多重渠道,诸如《东南亚友好合作条约》(TAC)、东盟地区论坛(ARF)、东亚峰会(EASE、《东南亚无核区条约》、《南海各方行为宣言》等,本着平等与合作精神,通过和平手段解决区域内纷争,促进了本地区的经济增长、社会进步以及和平与稳定。同时,近年来,拉美社会主义运动展现出不少亮点,推动着仍处于低潮之中的世界社会主义的发展,如拉美共产党己走出困境、古巴的改革开放初见成效。拉美社会党稳步发展,并把民主社会主义搞得有声有色“圣保罗论坛”和“世界社会论坛”己成为展示社会主义力量的新舞台,在深化地区政治、经济、社会和文化一体化建设,实现本地区可持续发展以及在涉及拉丁美洲共同体重大问题上进行协调以表明成员国共同立场等方面发挥着愈来愈重要的作用。⑦

  就国际经济秩序重建《决议》指出,当前首先要进行变革的地方,就是如何尽快修正或消除由美国主导的单极秩序。要在遵循各国有权选择符合本国国情的社会制度、经济模式和发展道路以及各国有权参与处理国际经济事务等原则的基础上,构筑对等、平等、互惠的国际经济新秩序。当前,世界各国应通过国际合作形成共同的规范,从而防范一国出现的经济问题或危机扩散到其他国家。如在应对国际游资大规模单边流动炒作市场、跨国逃税避税、阻止下调企业法人税以及企业随意下调人工工资等方面,二十国集团(G20)、欧盟11国、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等国际组织相继推出了自动共享信息以及在制度、法律层面的国际合作规范。

  为顺应政治经济全球化以及地区一体化的发展潮流,在过去的四年,日共继续积极开展党的外交活动,以在野党身份进行党际交流活动。日共积极参与了多次国际会议,如联合国禁核大会(2010年)、第六次亚洲政党国际会议(2010年)、第七次亚洲政党国际会议(2012年)、第十六届不结盟首脑会议(2012年)、第十八届东盟峰会(2011年)等,与各方探讨了共同关注的世界性问题和区域性问题,阐明了日共的立场,加强了党际交流。特别是在参加2010年的联合国禁核大会时,日共代表访问了华盛顿和美国国务院,当面向美国政府阐述了美军基地搬迁海外的主张。这是日共成立以来高层首次访问美国。此事在日本引起震动,因为没有一个日本首相敢于向美国说“不”。日共此举提升了日共的地位,扩大了日共在国际社会的影响。⑧本

  三、继续加大民生关注力度,促进收入分配公平化

  在国家和民众利益问题七《决议》指出,日本政坛长期处在垄断企业和垄断资本的掌控之下,安倍内阁奉行企业利益优先,要求国民甘愿忍受低工资、为此必须作出牺牲。此外,消费税率上涨、参加TPP等,将加速日本国内产业的真空化,使得就业形势更加恶化,严重损害国家和民众利益。对此,日共将继续利用在议会中的议席等政治资源,发挥党的领导作用,在增加就业、改善中小企业生存环境、强化社会保障、实现经济的内需主导、反对提高消费税、反对加入TPP以及灾后重建等方面,持续对安倍政府所推行的损害国家和民众利益的内外政策给予严厉抨击和彻底批判,切实践行“国民是主人公”的承诺。

  在经济政策与国民生活问题七《决议》指出,日共坚决反对派遣劳动制度,并为派遣工们争取与正式员工同等待遇以及转为正式工而努力。自2012年12月安倍带领自民党重掌日本政权以来,在经济领域先后实施了以“三支毒箭”为代表的“安倍经济学”系列政策。从目前春“安倍经济学”确实在复苏日本经济、提振国民信心等方面起了一定作用,但财富效应并没有在日本人中平均传递,股价剧烈震荡和日元汇率持续下跌仅有利于那些大型企业,而越来越多的人反而比以前更贫困了。《决议》指出,当下最重要的经济政策是解决好就业,推动国民家庭收入增长。但现实是,随着日元大幅贬值,日本企业所面临的竞争更加激烈。从企业雇佣结构看,临时工、派遣工、计时工、合同制职工等非正式雇佣者显著增加,且没有任何社会保障、医疗保险、年金等。日共认为《劳务派遣法》是导致劳动者逐渐向非正式化和贫困化发展的元凶,要通过与其他党派加强合作,为彻底修改《劳务派遣法》而团结起来共同斗争。⑨

  在社会保障问题七《决议》指出,虽然上调消费税最主要的理由是政府的财政出现了问题,特别是社会保障费用捉襟见肘,然而事实上,被征收的消费税中真正用于社会保障的却非常有限,加之政府内部对于财源的浪费问题十分严重,因此,日共主张立即中止上调消费税的计划,提出应该寻求一种不依赖消费税的、更为稳妥而长久的财政重建方法《决议》认为,在社会保障方面,目前日本最大的问题是社会安全系统遭到破坏,具体表现在医疗、护理、年金、育儿等制度方面,国民不满情绪越来越大。所以,日共建言,政府应尽快执行社会保障再生计划,完善社会保障体系,构建和谐社会。

  在中小企业发展问题上,《决议》指出,日本经济发展己经走进了死胡同。中小企业是日本的主体,而政府是支持大企业的政府,中小企业因此长期处于大企业的强势之下。日共誓言,为了摆脱“失去的二十年”,为了维护国民的正常生活,必须转变这种唯利是图、不顾其他的资本积累方式。对此,日共提出实施振兴中小企业的政策:构建支持中小企业的税率制度和社会保障机构;制订保障大型企业与中小企业公平交易的规则;制订《中小企业宪章》和《中小型企业振兴条例》,以减轻中小企业负担,保护中小企业权益,改善中小企业的劳动环境。此外,日共还要求政府在商品开发、市场开拓、技术研发、人才培养等方面给予中小企业资金补贴,改变大企业赚大钱而让中小企业饿肚子的局面。⑩

  在农业发展问题上,《决议》指出,日共反对政府加入TPP的谈判,因为无例外地撤销关税是剥夺主权的亡国之举。以日本农业协同组合等为代表的相关方也极力反对加入TPP。加入TPP并撤销关税,海外廉价农产品就会大量冲击本地农业,从而对日本农业造成严重伤害。日本耕地稀少,就每个农户拥有耕地面积来说,美国是日本的100倍,澳大利亚则是日本的1500倍。可见,即使中央政府通过政策能使农户收入得到补偿,但海外廉价农产品如洪水般地涌入也将使本地农业面临崩溃。⑪因此,日共提议,目前政府应降低日本的本地粮食自给率,维持在50%左右为宜。此外,还应对日本本地农产品实施保护价格,在农产品补贴、技术支持、产销一体化等方面给予政策优惠和扶持。

  在核电站发展问题上《决议》指出,日共以实现“去核电”为目标,致力于普及可再生能源,强调实现去核电的战斗己经打响,必须反对重启核电站,从而建设一个不必担心核辐射的社会,希望努力为子孙后代创造一个没有核电的国家。自福岛核事故以来,日共在不同场合就东京电力公司和政府监管机构未能履行自己的职责以及未能为重大突发事件作好充足准备并迅速作出回应等给予了严厉批评。同时,日共认为,日本的预防核灾难方案存在根本缺陷,日本监管当局和东京电力公司之间的关系错位,导致“监视、监督机制崩溃,因此失去了预防核泄漏事故的最好时机”⑫因此,应从根本上转变预防核灾难的方式,立即停止核电。日本政府为“重启核电站”准备了近三年,日共及反核力量为实现“去核电”也反对了近三年。时至近日,安倍政府还是冒天下之大不匙走上重启核电站之路,以国家战略的名义强行压制反核意见。对此,日共将再次掀起反对浪潮,期望借前所未有的“大联合行动”以最大限度地彰显和表达日共及日本民众要求实现“去核电”的意志,牵制政府当前的“拥核”立场

  四、积极调整选举策略,努力实现选举目标

  《决议》指出,日共在参议院选举中的跃进也是自民党大胜的反作用结果,是“左派”选民对现状倍感失望的一种体现:安倍领导下的日本正在向建设战争国家暴走,政治走向充满了不确定性和危险性。同时,也表明达到日共“二十五大”所确定的在每个都道府县、地方自治体以及行政区均获10%选票的目标,不如想象中那么悲观。此外,选举结果还表明:无论是选举或是其他任何重大政治较量,坚持统一战线、发展共同斗争是取胜的法宝,其意义深远。

  就争取选民选票和议会席位而言,《决议》指出,日共始终把争取议会多数席位进而左右政权作为战略目标,如果日共在每个地方都能得到多数选票,就会实现这一目标。日共“二十六大”确定的中期愿景是在众参两院的选举中有明确的任务与目标:在所有都道府县、地方自治体以及行政区获得10%以上选票,尤其是在参议院的选举中议席数要有明显增加(选举区选举三席以上,比例代表选举五席以上)。根据比例代表制,这意味着至少需得到650万张选票。为将此愿景落到实处,日共需要在党的第27次全国代表大会召开前,重新夺回地方议会第一党座次。日共现有地方议员数为2700人,是地方议会第三大党,自民党、公明党则各有2900人。要重回第一党位置,日共需要在议席占有率、议案提案权、开拓新议会阵地(404个自治体尚无议席)这三方面有大的突破和长足的进展。⑬

  面对选举中的第三次大跃进,如何抓住机遇,扩大优势,在右倾逆风狂虐的政局中取得新胜势,《决议》从选举活动的组织与开展、选举战略的实施以及党的建设等方面作出了安排部氰《决议》汲取以往选举经验与教训,结合当前实际,有针对性地提出了下一步(2015年)选举工作的工作方法和措施,以确保扎实、有效地推进选举工作,实现日共历史上更大的跃进。就地方和全国选举工作的推进及选举目标的落实,《决议》指出要抓好以下五方面工作:

  一是改进宣传和选举策略,做好选前的准备工作。《决议》号召,无论是中央,还是都道府县各级党的干部,都要始终高度重视此次选举宣传工作。要认真策划、精心部署和周密安排,在车站、工厂门口、大专院校校门前,向选民分发党的宣传册,宣传党的政策。为了营造浓厚氛围,让党的政策家喻户晓,各都道府县干部应积极采用丰富多彩的宣传形式,如展板、条幅、传单、电子显示屏、喇叭、宣传车等,特别是通过集中宣传日开展广泛的宣传活动,团结和联系地方各阶层民众,倾听他们的声音,切实地发挥好宣传引导作用。

  二是关注民生热点、难点,扩大党的影响力。《决议》指出,应加大关注因新自由主义结构改革以及放宽政策法规造成的贫富差异和就业问题。“短工派遣是把人当做消耗品用完就扔。”《决议》抨击其是破坏人格尊严的做法,是使青年没有未来、使日本没有前途的做法。此外,向高龄者增收医疗费等向弱者开刀的恶劣做法,必须予以制止。《决议》呼吁党的基层组织应切实行动起来,进一步强化党员联络名册作用,通过基层党员的走街串巷、走村串户,让党的政策、选举主张进入千千万万的派遣工和低收入者的心里,把党的主张变成群众的行动,并团结和带领广大普通民众和日共一起共同战斗。

  三是充分利用网络扩散面广的优势,通过网络倾听选民的意见,拉近与选民的距离。可通过脸书、推特、聊天网站、视频网络直播和党设立的网站等,与选民对话,宣传党的政策,使街头演讲和党的政策更快速地传达到选民。此外,尤其是要通过网络宣传,吸引和凝聚忙碌的上班族、广大青年的广泛参与,把他们团结到党的队伍中来。

  四是强化后援会的宣传引导,营造良好的宣传氛围。后援会现有364万会员,是党的政治建设的关键力量。它能团结党员、《赤旗报》读者、家庭成员以及那些赞同日共某些政策但不是正式党员和《赤旗报》读者的凡《决议》呼吁后援会成员,在选举期间要进一步加大宣传力度,使党能够增强与非党员群众接触从而给党提供听取更广泛的地方观点的机会。

  五是改革《赤旗报》,使其形式更加多样,内容更加丰富,更加贴近党员和普通民众;使其成为更好地关心民众疾苦、及时反映关乎民众切身利益的热点和难点问题的主阵地。同时,为了加强对党的政策、选举主张的宣传《决议》要求全体党员深入基层、住户,扩大党报的发行量,强化党和民众之间的理解、信赖与联系。⑭

  五、几点看法

  首先,日本共产党随潮流而动。建立之初,受当时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形势的影响,口号和政策都较为激进。随着苏联解体,日本国内政治开始“向右转”,日共在日本国内的影响力开始减弱。日共根据形势,于2004年适当调整了党章,提出“二阶段革命论”,从而成为转向“偏左派”的政党。在科学社会主义的指引下,根据广大国民的利益与要求,争取在全面继承和发展自由与民主的基础上,实现“日本式的社会主义”。⑮通过近期选举,日共成功地向日本国民展示了自身价值,发挥了“建设性参与的反对党”的作用,向日本国民表明谁才是他们的真正代表,以争取更多选民的支持。这也表明,日共主张与自民党的“自共对决”战略取得了阶段性成果。这不仅维持了日共的势力,也巩固了其在参众两院的重要斗争阵地,从而继续保持其在日本政局中对于保守势力的压力和挑战,更好地维护工人阶级和弱势群体的利益。

  其次,日共机关报《赤旗报》在使更多的人亲近日共方面作用显著。日共《赤旗报》报道内容涵盖日本国内外一般性新闻,每天有16个版面,除日共党员外,读者众多。日共《赤旗报》年度发行约200万份,这是日本其他政党的机关报无法匹敌的,己成为日共在日本民众中产生影响的重要工具,也是日共财政收入的重要渠道。更为重要的是,这份报纸还成了日共的“发声筒”,借助其既传达了民意,又宣传了党的政策。

  最后,十分难能可贵的是,在过去20年日本政治社会总体保守化的大气候中,日本共产党始终奉行独立政策,走“差异化道路”。日共虽然不曾执政,却一直作为“一极”存在,以在野党身份很好地发挥着反对党的作用,扩大了自己的影响。由于日共的积极参政意识,使其在一定程度上牵制了自民党政府推行的政治路线,日共的做法为日本战后的议会民主制存在的现实性、合理性提供了坚实的基础。日共虽然不可能在社会运动上起决定性的作用,但在意识形态领域的作用是显而易见的,从而对日本社会发展和政治生活发挥了重要影响。加之日共的宣传紧跟形势,“反对提高消费税,,‘反对重启核电,、‘反对修宪”等主张旗帜鲜明,给人留下敢说敢做的强烈印象。正因如此,日本民众才希望日共能在选举中成功“跃进”。

  注释:

  ①参见《忍び寄る自衛隊(  下)  報道でも安易な美化政府と防衛省の広報の場に》,载于2013年5月15日《赤旗报》。

  ②参见《2013  参院選 激戦勝ち抜いた!  躍進共産党》载于2013年7月21日《赤旗报》。

  ③参见《民主党政権に “失望”の大波》,载于2011年3月14日《赤旗报》。

  ④参见《共産党“二つの異常”ただす》,载于2011年6月1日《赤旗报》。

  ⑤参见《第  86  回中央メーデー志位委員長のあいさつ》,载于2013年7月11日《赤旗报》。

  ⑥⑪⑭参见《日本共産党第26回大会決議》,载于2014年1月19日《赤旗报》。

  ⑦成晓叶、布成良《拉关新左翼政权的三个特点—基于对拉关老左翼政权的比较》,载于《社会主义研究》2013年第3期。

  ⑧《テレビ朝日系「報道ステーション」志位委員長の発言》载于2010年7月8日《赤旗报》。

  ⑨⑩参见《中小企業 の 苦境直視 すべきだ》,载于2013年9月8日《赤旗报》。

  ⑫  参见《核危機の予防においての政府と東京電力の対応は問題だ》,载于2013年s月10日《赤旗报》。

  ⑬参见《総選挙?  いっせい地方選むけ》,载于2013年12月14日《赤旗报》。

  ⑮聂运麟《国外非执政共产党的类型及其理论分野》,载于《当代世界与社会主义》2014年第4期。

  摘编自《当代世界与社会主义》(双月刊)2015年第5期

我要评论
  • 匿名发表
  • [添加到收藏夹]
  • 发表评论:(匿名发表无需登录,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 登录状态:未登录
最新评论
所有评论[0]
    暂无已审核评论!

蓝星新时代网  | 版权所有 | 联系信箱及支付宝账户 fozairenjian#126.com (使用时#改@管理 

本站域名 ( http://www.lxxsd.com    www.lxxsd.cn)       豫ICP备08106469号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