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明日报:马克思又回到了保加利亚 _8.国际共运信息_蓝星新时代网
繁體中文
当前位置:首页 > 新时代-社会与哲学资料集 > 8.国际共运信息 > 详细内容
光明日报:马克思又回到了保加利亚
发布时间:2015-3-18  阅读次数:2951  字体大小: 【】 【】【

 

光明日报:马克思又回到了保加利亚

                                            来源:光明日报    作者:马细谱





保加利亚政治经济转轨25年来,各种政治势力和社会思潮起伏不定,斗争激烈。而马克思及其思想在同新自由主义的斗争中,也经历了从“休克”到“复苏”再到重新“回到”保加利亚的过程。

  

  一 马克思的短暂“休克”

  

  在东欧社会主义年代,马克思及其学说得到了广泛传播,发挥了宣传教育作用。东欧社会政治制度发生变革后,社会、政界和媒体都来了个180度大转弯,开始毫无根据地争论和否定马克思其人及其学说。东欧国家从非理性的肯定走向非理性的否定。

  

  早在1989年11月索非亚第一次群众集会上就有人讥讽地举着“马克思还管用吗”的标语牌。一段时间,马克思恩格斯的著作被从阅览室和图书馆撤下书架。如果谈论马克思和马克思主义,就有人说是要肯定过去的社会主义。保加利亚反对派政党千方百计攻击和谩骂马克思和马克思主义,甚至在1992年12月通过立法,规定曾经在大学讲授“马克思主义哲学”的教师没有权利再担任领导职务或进入院系领导班子。许多从事马克思主义研究和教学的人员失去了工作。在东欧其他国家的情况亦大同小异。1990年,用28种语言文字出版的共产党和工人党机关刊物《和平和社会主义问题》在布拉格停刊。东欧各国由共产党改名而来的社会党也改变了意识形态,不再从马克思那里寻根问祖。

  

  在保加利亚转轨的头几年,在民主化和市场经济的大潮中,几乎没有出现研究马克思的文章和专著,因为没有出版社敢于出版带有研究性质的严肃著作,只有几本从西方翻译的介绍马克思生平、故事和歪曲马克思形象的普通知识性读本。至于马克思本人的著作则进入了暂歇期,50卷马恩全集的前49卷在1989年出版后,第50卷一直放在出版社无法按计划出版。

  

  马克思主义遭遇严寒,但这只是短暂“休克”。1996年和1998年,保加利亚社会党依据原文重新翻译出版了《共产党宣言》。从这时起,保加利亚中左翼出版社和报刊登载保加利亚和外国学者关于马克思和马克思主义的文章和专著明显增多。社会舆论不再把“支持”和“反对”马克思视为“支持”和“反对”过去的社会主义制度和共产党领导。西方反对马克思主义,是因为马克思的学说宣告资本主义必然灭亡;但西方并不反对马克思本人,甚至认为他是“世纪天才”。保加利亚民主派也不得不看到,尽管马克思的一些重大理论和预言还没有真正实现,但不能忽视马克思本人的魅力和生命力。

  

  二 马克思及其著作开始“复苏”

  

  十年后上述现象开始改变。1999年,保加利亚从德文原文重新翻译出版了《共产党宣言》。最早在2000年2月,保加利亚《社会民主》杂志组织了一次《马克思——千年思想家》圆桌讨论会,一批保加利亚知名政治家和学者参加了讨论。他们的发言主要涉及对马克思和保加利亚社会主义时期的评价。这时,西方学者特别是法国和德国学者有关马克思和马克思主义的专著在保加利亚有了一定的市场。2002年,出版了哈拉拉姆比·帕尼齐迪斯等3人编辑的《马克思:20世纪的不同解读文选》,书中收集了西方马克思主义者关于马克思重要专著和文章的摘录。

  

  21世纪初,当时在保加利亚发行量最大的《今日劳动报》(即原《祖国阵线报》)组织了一次关于马克思的大讨论,据称“其目的是为了肃清几十年来人们心灵上的迷惑”。保加利亚知名哲学家伊萨克·帕西首先在2005年7月5日的《今日劳动报》上抛出了《19世纪和20世纪的悔过书》一文,试图证明当时马克思的预见失灵,资本主义仍然是最好的社会选择。而经济学家迪米特尔·菲利波夫教授表示反对帕西的观点和结论,他在题为《马克思和生活的真相》(2005年8月2日《今日劳动报》)文章中批驳说,不能根据某一项指数,如技术进步,而应该根据生活质量和广泛意义上的社会发展以及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的变化来历史地评价马克思关于资本主义的论述。这场大讨论实际上最后演变成了左翼学者同民主派的争论,无果而终。

  

  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之后,资本主义制度危机变成了马克思“复苏”的契机,越来越多的人认为无论上个世纪还是这个世纪,马克思仍然是一位伟大的思想家,是对资本主义制度的伟大预言家。保加利亚学者说,也正是从这时起,“马克思又回到了保加利亚”。

  

  保加利亚报刊开始经常登载西欧马克思主义流派的观点。2011年《今日报》发表了《是重新思考马克思的时候了!》,文章全面论述了重新思考和评价马克思的现实性和迫切性,强调马克思对未来全球化的高瞻远瞩、对资本主义前景的精辟分析意义深远。在该报组织的对该文网络讨论中,有286位读者发表了意见,对该文表现出强烈兴趣。此时,保加利亚政治反对派和广大读者对马克思的认识趋于理性。保加利亚高等院校也开始关注马克思的周年纪念活动和召开学术会议。有的大学还开设了“马克思主义史”和“马克思的社会学思想”专题讲座。这对青年学生批判认识当代社会和现实世界具有积极作用。特别是2008年的世界金融危机后,在保加利亚,也像在世界范围内一样,对马克思主义的研究有了新的起步。

  

  三 左翼报刊上的马克思

  

  这里,需要特别提到保加利亚社会党下属的两个理论刊物《新时代》和《星期一》。据粗略统计,从2005年以来《星期一》杂志刊登了20多篇有关马克思的文章。如鲍里斯·波皮万诺夫的《基督教、社会主义:马克思和恩格斯的宗教批判》《马克思又回来了》等。仅2012年和2013年《星期一》杂志就发表了几篇有分量的文章:《卡尔·马克思的复仇(或者阶级斗争怎么改变了世界)》《21世纪的马克思主义》《马克思的社会思想及其批评者》《最近四分之一世纪马克思和马克思主义的波折》《试论马克思的唯物主义和科学》等。

  

  2005年11月《新时代》杂志发表了鲍里斯·波皮万诺夫和奥格扬·卡萨波夫合写的长篇文章《马克思主义对公民社会的挑战》,2009年7—8月的《新时代》合刊上登出了鲍梁娜·安格洛娃的《马克思,法兰克福学派:一种思想的历史》等。

  

  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爆发后,保加利亚左翼期刊登载马克思的文章显著增多。这些文章力图以事实将资本主义的现实与马克思的论断相比较,说明资本主义必然走向灭亡。例如,《新时代》杂志连续发表了题为《马克思——我们所关注的和所忽略的他》《马克思的思想与21世纪》和《马克思主义与21世纪》等三篇文章。他们论述了“马克思主义思想对解决当代问题的现实性”,介绍了马克思主义在保加利亚和世界的发展现状,认为“马克思的社会思想至今也没有过时”。2010年《新时代》刊登了《资本主义的历史视野》等文,指出应该 “捍卫马克思的权威性”。

  

  左翼学者撰文指出,卡尔·马克思是跨世纪的思想家和预言家。他的思想和学说已经得到了历史的检验,必将与历史共存。现在,人们越来越明白为什么1989年是“奇迹年”。除了发生了一些突然的事件之外,还有一个出人意料的惊喜:卡尔·马克思不仅没有像反对派所期待的那样被埋葬,反而获得了新生。人们对马克思的兴趣没有削弱,而是得到了加强。马克思已经不再是“现实社会主义”的包袱,而是成了可以获得重新审视和评价的人物,在解决当今社会问题时还需要马克思主义。

  

  特别值得指出的是,2013年由贝纳德·穆缇扬、佩特尔-埃米尔·米特夫、鲍里斯·波皮万诺夫3人选编的《卡尔·马克思:人与未来》问世。这在一定程度上预示着马克思又“回到”了保加利亚。

  

  四 《卡尔·马克思:人与未来》一书内容与提要

  

  《卡尔·马克思:人与未来》一书是穆缇扬、米特夫和波皮万诺夫3位马克思主义研究专家花几年时间从马克思著作中摘录、选编的一本马克思文选集。保加利亚出版界从未推出过如此漂亮的、精装的关于马克思的书籍。书中摘录了马克思104篇著作的精彩部分,有些是在保加利亚第一次发表,过去的保文和俄文版中都没有。这本选集也许不能完整地反映马克思的观点和思想,但它便于读者查阅和了解马克思的著作。

  

  全书按专题和时间顺序共分为7大部分。第一部分介绍马克思研究问题的方法和他对当时哲学传统的创新。第二部分重点叙述马克思的创造性思想:寻找实现个性解放的最佳途径。第三部分分析马克思关于历史、人和社会进化的主要动力以及人在社会变革中的作用。第四部分包括马克思对他那个时代及其特点的观察分析。第五部分引证马克思对资本主义经济的运行方式、存在的问题和矛盾的论述。第六部分讲述马克思通过研究和分析法国、俄国、西班牙等国社会发展的特点和规律进而研究社会发展史。第七部分反映马克思对政治现实的理解,改变现状和追求更加公正社会的具体道路。编者的意图是想让读者集中思考马克思的下面4个现实问题:(1)分析方法。(2)全球化。(3)资本主义危机。(4)后经济社会。从这7个标题可以看出作者对马克思主义解决现实问题的兴趣,特别是看到马克思主义对后马克思时代诸多问题的借鉴意义。

  

  作者在文选的前言中指出,他们希望向读者介绍一个真实的、活生生的马克思,而不是一个歪曲了的形象;力图纠正在接受和运用马克思主义思想时的教条主义倾向,或者把马克思神化或妖魔化。前言强调说,马克思没有像那些新自由主义者和反共斗士们预言的那样已经死亡了,而是获得了新生。今天,马克思依然活在我们心中。

  

  五 对马克思的反思与重新评价

  

  《卡尔·马克思:人与未来》一书的结尾附录了三篇论文。第一篇是穆缇扬的长篇遗作《马克思:重新评价》(由米特夫整理)。他将马克思与那个时代杰出的物理学家和生物学家牛顿和达尔文相比较,又根据马克思的思想论述了保加利亚“现实社会主义”的性质。他在该文的结尾写道:“马克思在那个社会发展阶段是强大的,对那个时代的分析也是强大的……如果盲目地否定他,那将遭到接连不断的动摇和粗鲁的失败。”

  

  第二篇是米特夫的《马克思之谜》。他特别讲到今天经济全球化时代马克思对资本主义、全球化、公民社会、两极化、消费需求、知识、批判精神、现实历史、历史乐观主义等等的定义。作者发问:面对中东欧转轨以来的现实,1989年后世界发生了什么?这个问题包括两个方面:第一,共产主义的局限性以及它在世界某些地区的不成功已经暴露无遗;第二,自由主义的局限性凸显,它在全世界已经没有任何前景。作者在文章的结束部分强调:“20世纪是全面挖掘利用这位19世纪思想家和革命家的世纪;21世纪则是凸显这位千年思想家向全球化过渡理论家的作用。”今天,我们对社会的认知不能没有马克思的遗产,“国家社会主义”的命运并没有推翻马克思主义;马克思的一些科学论述和设想尽管没有实现,但也没有被驳倒;21世纪的挑战不是针对马克思及其思想继承者的,而是针对当代科学和当代人类社会的。“千年伟人”有权笑到最后。

  

  第三篇文章《马克思与当代保加利亚》由波皮万诺夫撰写。波皮万诺夫作为年轻的政治学学者在文中系统叙述了自己接受马克思主义之后的成长过程和思想认识变化。他全面介绍了马克思主义从1872年至今在保加利亚的传播和翻译出版情况。他强调说,我们继承马克思的遗产,有两个方面必须牢记:第一,马克思毫无疑问是伟大的哲学家,把德国古典哲学提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第二,马克思是杰出的思想家,主张阶级斗争,坚持无产阶级历史使命和社会革命。在已经过去的20世纪所发生的社会的和政治的重大事件中,我们是高举着马克思的思想旗帜、马克思的肖像和寄语走过来的。开始是俄国和十月革命,继而是东欧和远东、非洲觉醒,再回到西欧、走进拉丁美洲。他的结论是,今天,马克思仍然活在保加利亚社会和人们的思想意识之中。马克思不仅受到对他事业崇拜者的青睐,也得到右翼人士和自由主义者的重视。在21世纪的保加利亚,马克思拥有自己的地位。他引用法国学者让克·德里达《马克思的幽灵》一文中的话说:“不管地球上的人们喜欢不喜欢、承认不承认,在一定程度上讲,我们都是马克思和马克思主义的继承人。”

  

  《卡尔·马克思:人与未来》出版后,立即引起保加利亚学术界和社会舆论的关注。其中,《星期一》杂志2013年登载了索非亚大学教授、原保加利亚科学院哲学所所长瓦西尔·普罗丹诺夫通讯院士的长篇书评《最近四分之一世纪马克思和马克思主义的波折》。作者在文中严肃批判了当今民主派对马克思主义的无知和消极态度。他指出:“马克思主义一直是我国社会科学最古老和最强大的学科”“现在和将来马克思都永远同我们在一起前进”“马克思和马克思主义同我们的价值观、信仰、阶级搏斗、兴盛衰亡永远联系在一起,息息相关”。

  

  (作者系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社会主义研究中心特邀研究员)

  

我要评论
  • 匿名发表
  • [添加到收藏夹]
  • 发表评论:(匿名发表无需登录,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 登录状态:未登录
最新评论
所有评论[0]
    暂无已审核评论!

蓝星新时代网  | 版权所有 | 联系信箱及支付宝账户 fozairenjian#126.com (使用时#改@管理 

本站域名 ( http://www.lxxsd.com    www.lxxsd.cn)       豫ICP备08106469号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