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年福建小伙总做一个怪梦,父母听闻脸色大变,调查发现不简单_1.社会文化_蓝星新时代网
繁體中文
当前位置:首页 > 社会科学讲坛 > 1.社会文化 > 详细内容
21年福建小伙总做一个怪梦,父母听闻脸色大变,调查发现不简单
发布时间:2022/8/12  阅读次数:1197  字体大小: 【】 【】【

21年福建小伙总做一个怪梦,父母听闻脸色大变,调查发现不简单

科学尖端一号  2022-08-11 公号  发表于河南


2021年7月初,福建省泉州市一家修车厂里,老师傅见到徒弟小建眼皮乌青,萎靡不振的样子,关切问道:“最近你精神不好,可是家里出了什么事?”

小建摇摇头,盯着面前的轮胎愣愣发呆。前两天,他回了趟县城看望父母,听妹妹说起做噩梦的事,他也想起最近老做的同一个梦。

在梦里,他坐在火车厢中大声哭闹,引来行人纷纷侧目。就在这时,一只粗糙的手伸过来将他嘴巴捂住,凑近耳边悄声说道:“不哭,不哭,听话我就给你糖吃。”

图片


小建渐渐停止了哭泣,那人从包里拿出一把白色的颗粒,哄着他吃下。小建接过颗粒放进嘴里,却发现一丝甜味都没有。

原本,小建只是想和多日未见的家人分享梦境,不料父母听完后脸色大变,父亲更是找机会多次警告他:“好好赚钱,少胡思乱想。”

父母的态度让小建感到迷惑,同一个梦境反复出现搅得他夜不能寐。这真的是自己胡思乱想吗?就在他发愣之际,师傅走过来敲了敲他肩膀。

“来活了,动一动。”小建顺着师傅手指的方向往前看,一辆警车停在他们不远处,从车里走下来两名民警,见到师傅露出了温和的微笑。“张警官,又来例行检查了?”师傅笑着迎上去,把刚倒好的水递了过去。

图片


张警官环顾四周,有些不好意思地说:“是啊,常规走访,顺便还想麻烦你给看看轮胎。”师傅朝小建挥了挥手,两人一起提着工具走向警车。

“这小兄弟眼生啊,新来的吗?”张警官好奇地盯着小建。“来这有一段时间了,只是不凑巧,前几次你来的时候,他刚好都不在。”张警官见他干活手脚麻利,忍不住攀谈起来,听到小建一口浓郁的福建口音,又听他自我介绍是河北人时,出于警察的职业敏锐度,张警官提出想看一下小建的身份证。

图片


谁曾想,就是这样一个无心的举动,竟牵出一起惊天大案来。

买菜夫妇的心事

就在福建警方在修车厂查看小建身份证时,另外一头的广西河池市某菜市场里,王红兴夫妇正在菜市场忙活生意。几声小娃娃的啼哭从摊边传来,王红兴一看,一个三四岁大的男孩正哭得上气不接下气。

“也不知道是哪家的娃娃走丢了?”王红兴妻子把男孩抱起来,边哄边抬头看向四周,寻找大人的踪迹。好不容易孩子不哭了,眼瞅着大人还是没找来,两人商量一番后,决定拨打110报警。

警察闻讯赶来,半个小时后,男孩父亲接到民警电话,抱着失而复得的儿子连连向民警和王红兴夫妇致谢。“不客气,以后得小心了。孩子丢了可不好找。”王红兴妻子言语间突如其来的苦涩,让站在一旁的丈夫叹气不止。

图片

”王红兴夫妻

等人都走了,妻子站在菜摊前看着人来人往,低头小声啜泣开来。王红兴脸色也不好看,有些心疼地说:“你这是何苦呢?”

妻子擦了擦眼泪,哽咽道:“见到那男孩我忍不住啊。咱们的儿子阿元,当初也和他差不多高……”

阿元,是王红兴夫妇心中永远的痛,也是他们十多年来无法对外言说的心事。

图片

王红兴妻子

王红兴夫妇是贵州人,生下儿子阿元后举家搬到河池的一个小县城做生意。每天天不亮,夫妇俩就带着儿子来菜市场摆摊。那天是2008年8月8日,他家生意出奇的好,王红兴妻子忙着给顾客称重量,阿元见父母顾不上吃早饭,还特意拿着毛票跑去小广场给他们买来了两个包子。

“你家阿元真懂事,才四岁就知道心疼父母了。”隔壁摊阿姨的夸奖让王红兴夫妇乐开了花。刚啃了两口包子,又有生意上门,夫妇俩再度忙活起来,妻子边收钱边嘱咐儿子,不要跑太远,中午吃饭记得回来。阿元乖巧地点点头,跟着小伙伴往广场跑去。

到了11点,夫妇俩准备收摊回家做饭了,却发现儿子一直没回来,两人去小广场找了几圈,终于意识到一个可怕的事实——阿元丢了!

图片


想着孩子走失时间不长,他们像疯了一般让朋友,四邻跟着一起找,河边、车站……人少人多的地方都跑了个遍,始终没有看见儿子的身影。一夜寻找未果,王红兴夫妇决定报警。

听到公安局的民警说,最近广西好几个地方都发生了孩子被拐案件后,王红兴妻子腿脚一软顿时跌坐在地上。

自从那天开始,无尽的黑暗就笼罩在王家人头上,绝望、自责、悔恨等各种情绪无时无刻不在折磨着他们,人生中唯一的一束光亮,就是广西警方始终没有放弃对孩子下落的追查,哪怕当初接警的人已经调去其他岗位,可接力的民警还在继续坚持。

2009年,两个民警来到菜市场找王红兴夫妇,脸上带着压抑不住的喜悦:“拐走阿元的人贩子,被我们抓到了!”

图片


最大拐卖儿童案

2009年,在公安部督办下,广西警方与福建警方联手成功破获了一起特大系列拐卖儿童案件。此案拐卖儿童数量较多,并且作案时间跨度很大,被命名为“5·19”案件。它是新中国成立以来,公安机关破获的最大拐卖儿童案件之一,专案组经过五个多月的连续鏖战,最终救回了33名无辜儿童。

图片


听闻人贩子落网,王红兴夫妻满怀欣喜地跟着警察来到公安局,双目紧盯着三十多个被拐儿童的照片,却发现里面并没有阿元。

“警察同志,为什么没有我们家娃娃?”大喜过后是痛彻心扉的悲哀,破获此案的专案组负责人得知王红兴夫妇情绪已然崩溃时,连忙赶来安慰,他一脸歉疚地盯着这对哭得泣不成声的夫妻,柔声劝说道:“我们审讯过主犯,据他回忆,的确曾经在菜市场附近拐走过一个男孩。”

这起特大拐卖儿童案的主犯,名叫蓝树山。据他交代,从1988年开始,他就在广西各大城市的闹市区,专门寻找3到6岁的男童作为拐卖目标。“年龄太大的娃娃不好拐,也卖不上价。”长期游走各大菜市场和商业街,蓝树山渐渐发现,那些忙着做生意的父母,往往会忽略对孩子的照顾,也是他下手的最好时机。

图片


蓝树山身上有一个小包,里面装满了各种玩具和零食,靠着这些道具,他成功将34名男童拐到了福建。在那边,他认识不少与买家相熟的人,以一万多元价格将孩子卖出,几经转手后,再以三四倍价格流落到买家手里,靠拐卖孩子这种昧良心的勾当,蓝树山非法获利50多万元。

“认识这个孩子吗?”负责审讯的民警指着阿元的照片问道,蓝树山看了两眼点了点头。

那天,他正在菜市场广场上吃东西,见阿元愣愣地盯着他手里的冰棒,身边没有一个大人相陪,蓝树山便起了歹念。他拿着冰棒慢慢靠近阿元,以零食和玩具为诱饵,顺利将其带上了车站。



“到福建后,我把他卖给了老郭。”蓝树山口中的老郭,正是他在福建的接头人。当警方根据供词赶往福建时,却发现老郭在不久前患了癌症,死在医院里了。

被拐走的34个男孩,只有阿元下落成谜。对于专案组来说,如果不能把阿元找回来,这件案子就不算成功告破。可是,想到还在苦苦煎熬的王红兴夫妇,他们觉得有义务告知对方整个案件的进展。



“阿元,大概是死了……”王红兴妻子一脸颓然,孩子那么小,跟着人贩子颠沛流离四处辗转,搞不好还会因为不听话受到虐待,想到此,她捂住脸悲痛大哭起来。

之后的十多年里,他们有了一儿一女,但始终没有忘记过阿元,王红兴一直相信,只要好好活下去,就能等到和阿元团聚的一天。因为专案组曾经向他们保证过:“就算跑遍天涯海角,也一定要把孩子找回来。”

2015年,穷凶极恶的蓝树山被执行死刑。那一年,阿元已经整整消失了七年。



关于龙凤胎的传说

2021年,公安部启动了“团圆行动”,这是一项以侦破拐卖儿童积案,查找失踪儿童为主要内容的专项行动。广西警方也再度将阿元被拐案列为重点案件进行再次排查,同时将王红兴夫妇的DNA上传到数据库。

几个月后,例行走访的福建民警老张在修车厂对小建进行身份核实时,突然发现他的长相与身份上有着细微的出入。

“这是你吗?”张警官疑惑地问道。小建有些迷茫,身份证是父母给他的,自从初中辍学后,他就一直待在家里,偶尔出去帮别人打点零活贴补家用。长那么大,还是第一次有警官问他身份证的事情。



通过小建的身份证,张警官很快查到他家相关户籍信息,令他感到奇怪的是,这家父母是2013年才给小建落了户,据孩子自己说,他从小到大都生活在福建,从未出过省。既然如此,父母为什么要把孩子落户在河北呢?

带着疑问,福建警方第二次来到修车厂,采集了小建的血样,并提出想要见一见他的父母。

当小建父母见到儿子带着警察上了门,脸色瞬间大变。父亲脱下一只鞋对着小建的头准备砸下去,被警察一把拦住。

图片


“警察同志,你别拦着我教训他,这个小冤孽是不是在外面犯事了?”张警官摆摆手,让同事先带小建出去,随后打开笔记本问道:“你是郭建的父亲吧,我有件事想问问你。孩子的户口为什么要落在河北?”

见郭父支支吾吾说不出话来,张警官淡淡说道:“我们已经给孩子采了血,过几天上报数据库自然就什么都知道了。”此话一出,郭母立马冲出来拉住警察哭诉道:“你别抓我们,我们也是没办法。”

沉默良久,郭父向警方讲述了事件的全过程。2007年年底,郭母经历了千辛万苦总算产下一对龙凤胎。在村里,龙凤胎预示着好兆头,不曾想,他们的高兴并未持续太久,男婴就因病夭折了。郭母伤心了好长时间,一直回不过神来,直到村里来了一个带着男孩的陌生人。

图片


“我还记得,那天是2008年9月7日,那人自称老郭,说是手里有个男娃,可以卖给我们。”郭父眼见妻子整日悲苦不已,于是以4.5万元的价格从老郭那里将男孩买下,并给他取名郭建。

说来也巧,自打买了郭建后,妻子一天比一天快乐,后来,夫妇俩又生下一个男孩。

张警官一听,顿时想起了“5·19”案件,蓝树山曾经说过,他把阿元拐到福建后,就转手卖给了一个叫做老郭的人。难不成,他们苦苦寻找的阿元,就是眼前的郭建?

图片


激动人心的相见

2021年7月,广西警方带着一张照片又一次来到菜市场,笑眯眯地盯着一脸愕然的王红兴夫妇说:“这是福建那边的同事刚刚传给我们的,因为时间太长了,我们也无法判断,想着你们更有发言权,所以赶紧给你们送过来。”

王红兴接过照片,是一个体格健壮的少年全身照,他看了半天有些犹豫,把照片递给了在一旁急不可耐的妻子。王红兴妻子拿过照片,手指仔细抚摸着少年的眉眼,好半晌才颤抖着说道:“孩子被拐时才四岁,现在这么大了,我也不敢肯定,不过他的有些地方和我女儿很像。”

“没关系,我们可以通过DNA进行确定。”警察再度提取了他们的DNA血样,在等待结果的日子里,王红兴夫妇又激动又难过。

图片


激动的是,如果运气好,他们即将和阿元见面,可想到孩子在别人家生活了那么多年,或许对亲生父母早已没有感情了,万一阿元不愿意相认,他们又该如何自处?每每想到这些,夫妇俩总觉得度日如年。

2021年7月30日,DNA血样的比对结果出来了,消息令广西警方兴奋不已。

比对结果显示,郭建正是十几年前被拐的阿元。得知儿子终于找到了,王红兴夫妇喜极而泣,整整十三年暗无天日又牵肠挂肚的日子,总算结束了!

2021年8月1日,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王红兴夫妻带着孩子在警方的陪同下,与阿元见了面。

图片


“儿子!我的好儿子!妈妈日夜都在想着你啊……”王妻紧紧搂着阿元不肯放手,“都怪妈妈,要不是当初忙着卖菜,你就不会丢,是我对不起你……”王红兴站在一旁,极度的喜悦反而让他如鲠在喉,默默听着妻子的哭诉,忍不住流下眼泪来。

两个弟妹也是第一次见到阿元哥哥,等妈妈好不容易平复心情后,他们走上前拉着阿元的手说道:“爸爸妈妈天天都在念叨你,哥哥,我们也很想你,现在总算一家团聚了。”

相比王家,第一次见到亲生父母的阿元显得有些手足无措,好在弟妹贴心地关怀,让他慢慢适应下来。

图片


“爸爸,妈妈……”在众人的见证下,郭建拉着王红兴夫妇的手,略带羞涩地叫着他们。王妻又一次感动得眼泪汪汪,这一声“妈妈”,她足足等待了十三年。

成功认亲后,阿元带着王红兴一家来到县城里,与养父母一家吃了饭。见到郭家条件并不好,想到儿子从小到大应该吃了不少苦,尤其是初中毕业就辍学了,王妈妈心疼不已。

不管郭家人曾经是怎样对待阿元,王家还是客客气气坐下来吃了顿饭,随后他们提出想带儿子回广西故地重游。

图片


事实上,在找到亲生父母前,阿元对自己四岁前的事情完全想不起来。跟着王红兴夫妇在广西游历一番后,他隐隐约约找回了一点模糊的回忆。

对于阿元为什么想不起来自己是谁,王红兴夫妇也疑惑万分,当他们带着儿子拿着锦旗来到公安局感谢民警多年来锲而不舍地付出时,专案组组长给他们揭开了阿元失忆的谜底。

原来,蓝树山拐走阿元后为了掩人耳目,又怕他在火车上大哭引来注意,故意给他喂了不少安眠药。也是因为这样,阿元丧失了四岁前的记忆,完全忘记了亲生父母是谁。

广西警方重新帮阿元落了户,恢复了他原本的名字。长到十七岁,拿回自己身份的阿元,面对亲生父母和养父母,他表示两边都难以取舍,将来长大成人,还是希望能够和养父母多见面。

图片


阿元最终在亲生父母的安排下重新回到学校念书,想到孩子虽然经历了一场浩劫,身心还是像正常孩子一样健康,王红兴夫妇感觉到很安慰。

随着阿元回归家庭,蓝树山拐卖儿童案圆满落下帷幕。正是有了公安机关绝不放弃的决心,才让类似阿元这样的被拐儿童回到父母怀抱,更多饱受离散之苦的家庭得以重新团聚。

我要评论
  • 匿名发表
  • [添加到收藏夹]
  • 发表评论:(匿名发表无需登录,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 登录状态:未登录
最新评论
所有评论[0]
    暂无已审核评论!

  蓝星新时代  | 版权所有 | 联系信箱及支付宝 fozairenjian#126.com (使用时#改@

本站域名 www.lxxsd.cn         豫ICP备08106469号-4             内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