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解全球性产能过剩_4.世界政经_蓝星新时代网
繁體中文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字收藏 > 4.世界政经 > 详细内容
求解全球性产能过剩
发布时间:2019-3-3  阅读次数:1079  字体大小: 【】 【】【

         求解全球性产能过剩

               周长伸  动态资源论  2018-09-13

         “2016年,全球性产能过剩的一潭死水、无法求解,在各国互搏式的货币发水、负利率、变相贸易壁垒频频推出,且注定最终无效之后,全球地缘性的政治纷争、尤其军事纷争,必将进一步加速升温——事涉全球性的产能过剩,其最终的求解方案,要么是军事性的毁灭后再建,要么是革命性的技术创新开启供需再平衡的新时代。”

  这是杨国英先生在《博客中国》的博文《失控的时代,保住工作就是保命》里的悲观论调。  全球性产能过剩,除了打烂了重来和寄望于新技术突破,真的没有出路吗?

  针对这个问题,有必要回顾一下马克思主义是怎么诞生的。当年马克思所看到的现实,生产资料高度集中,产能严重过剩,爆发经济危机,打烂了重来或者军事扩张开拓国外市场,与杨先生描述的今天情景是不是很相似?造成产能过剩的原因是什么?马克思说,是工人阶级的绝对贫困,是社会的总需求远远落后于总生产。由此,马克思给出的解决之道,就是在全球实行生产资料公有制,实现社会化大生产与人类共同占有资源的协同一致。实践证明,马克思主义走向了一个极端,导致世界陷入另一种灾难。但是从马克思看到的问题以及给出的解决方案  可知,产能过剩不是无解之困,而是人为导致的生产与消费失衡,是完全可以通过人类的努力战胜的。

  生产过剩是个伪命题,因为不是真的过剩了,而是相对于民众的消费水平,人们买不起而卖不出去,这里反映出的问题本质是,普通民众的消费能力太低,与生产方的生产能力严重不匹配,既然问题在这里,解决的方法不就很简单了吗,那就是提高民众的消费能力,增强民众的购买意愿不就得了。

  但是囿于生产资料私有制的局限,每个个体的生产方追求利润最大化,压缩工人的工资以及福利待遇是必然趋势,谁也顾不了整个社会最终出现的失衡,因此大家在总失衡中一块死亡,这就是杨先生所说的无解。既然知道这是集体猝死的深渊,为什么不主动改变局面呢?人类的理性在哪里?

  根据我的资源面前平分与竞争平衡的理论,从社会学意义上说,社会生产实际上是分为平分方和竞争方,也就是俗称的消费方和生产方、劳工方和资本方,天下为公,人权平等,相对于生产力的资源有生产单元饱和的时候,也有新生产力带来的生产单元不饱和的时候,对于生产单元已经饱和的资源,所有社会成员都有权平分该资源带给人类的成果或说福利,对于生产单元不饱和资源,所有人都有平等的权利自由竞争,根据这一理论,每当社会出现产能过剩的时候,就意味着是平分得不够!平分给谁?就是给占大多数的普通民众!

  马克思看到了平分这一点,但是他把问题看绝对了,他忽视了新的生产力可以带来新的生产单元不饱和资源,在新的生产单元不饱和资源空间里,绝对的平分没有立足之地,因为同样违背了天下为公,人权平等的原则,从而与普遍的人性不符。

  平分生产单元饱和资源,竞争生产单元不饱和资源,二者的平衡就是社会运行规律,而生产力是最活跃的因素,它不断的给人类打开新的资源空间。这就决定了以私有制和自由经济为主导,以平分为补充的生产组织模式是人类社会的常态。这一规律,即注定了导致两极分化的绝对自由经济是死胡同,也宣告了绝对平分根绝活力的马克思主义行不通。

  在承认私有制、自由经济的基础上,在以福利政策向平分方倾斜,照顾到平分方的利益道路上,诞生于资本主义体系的有凯恩斯主义,分离于马克思主义的有伯恩施坦主义,前者以及之后的罗斯福新政帮助美国从二十世纪初的经济危机中走出来,后者塑造的民主社会主义则成功的纠偏了马克思主义,让世界工人运动踏上一条健康开阔的路途。这两条路径,一个从极右的古典自由主义分化而来,一个从极左的马克思主义涅槃而出,我认为都是受感召于平分与竞争的平衡要求而做出的努力和探索,但是,不足之处在于仅仅从道义层面进行了思考和理论建设,没有深入到问题的根本层面,即天下为公,人权平等体现在资源上的平分与竞争的平衡上探究缘由。这种局限会出现两种后果,一个是平分的理由不充分,被信奉自由主义的学者所诟病,例如当经济学家罗尔斯从正义角度阐述平分的必要时,就遭到自由主义学者诺齐克的无情批驳。另一个是因为平分的客观根据没有找到,那么平分方的权利界限也就不清晰,从而难以掌握分寸。无论是西欧的民主社会主义还是美国的凯恩斯主义,在实践中都导致后期经济滞胀的困扰,就是这种权利界限不明确,要么力有不逮,要么过犹不及的表现。

         为什么从上个世纪七八十年代新自由主义崛起,又导致如今的产能严重过剩呢?就是对之前的平分纠枉过正,又偏向于竞争方过多了,所以,次贷引起的新经济危机之后,美国大选中代表平分方的民主党上台,前不久更激进的桑德斯在民主党内高票胜出;所以,台湾选举中,站在普通民众利益上的民进党一举击败更多代表资本利益的国民党,重整朝纲。是宪政民主提供了这样的和平纠偏的机会,让平分和竞争的偏离控制在理性的范围内,堵塞了革命的马克思主义重新燃起战火的征程。

  然而就像曾经经历的,即使是宪政,也难以避免跟平分与竞争的平衡偏离过大,如杨国英先生哀叹的,产能过剩似乎又到了无解的险境,为什么?还是那句话,人们尚未从资源平分和竞争的层面认识问题的根源,寻找解决的答案。


  我历经三十多年,研究发现的社会运行规律,解开了人类社会运行密码,是解决人类目前困

境的唯一通途。

  人类所确立的给予平分方和竞争方和平博弈的通道——民主宪政,就展现了人类理性的光辉!在这一框架内,立足于资源平分与竞争的平衡要求,对生产关系随时调适,实现该平分时平分得到位,该竞争时竞争得充分,就是"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的金钥匙

注:此文写于2016年2月美国大选刚拉开帷幕的时候。

我要评论
  • 匿名发表
  • [添加到收藏夹]
  • 发表评论:(匿名发表无需登录,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 登录状态:未登录
最新评论
所有评论[0]
    暂无已审核评论!

蓝星新时代网  | 版权所有 | 联系信箱及支付宝账户 fozairenjian#126.com (使用时#改@管理 

本站域名 ( http://www.lxxsd.com    www.lxxsd.cn)       豫ICP备08106469号

分享到: